当前位置: 首页 >> 仪器仪表

外资撤离低端生产业务扩高端彰显中国制造新

2019-06-02 6人读过

外资撤离低端生产业务扩高端彰显中国制造新旧动能转换

上月底,位于深圳南山的三星电子通信公司整体裁撤,令外资流向这一热点问题再次发酵。此前,飞利浦照明关闭深圳工厂、全球最大硬盘制造商希捷从苏州撤离、尼康关闭无锡工厂……去年以来,外资撤离事件屡有发生,这到底是怎么了?

根据商务部的统计数据:“2017年,外资企业以占全国不足3%的数量,创造了近一半的对外贸易、四分之一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、五分之一的税收收入。”对于中国而言,外资撤离的主要是低端生产业务,符合中国经济转型、减少过剩产能的大趋势。这些年,我们提出了产业转型,要摒弃劳动密集型的企业,转向更具有创新性、自主性的高科技企业,从“中国制造”转向“中国智造”。

现象:外资撤离的主要是低端生产业务

整体裁撤的深圳三星电子通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2月26日,是一家中外合资的有限公司,注册资本2000万美元,这也是三星电子集团在海外设立的首家通信设备制造企业。韩国三星电子株式会社为深圳三星电子通信有限公司控股股东,持股95%,上海联合投资有限公司则持有5%股权。有消息指出,本次遣散主要源于生产基地已经转移至越南,业务生产随之也转移到越南。

而在去年,尼康突然宣布关停映像事业部位于中国无锡的生产子公司——尼康光学仪器(中国)有限公司(NIC)。尼康方面表示,由于智能的崛起,小型数码相机市场正急速缩小。NIC的开工率也显著下降,持续运营变得非常困难。

有分析认为,外资撤离的主要是低端生产业务,符合中国经济转型、减少过剩产能的大趋势。5月12日,商务部外资司司长唐文弘再次驳斥了外资撤离中国的说法。唐文弘称,终止在华投资的企业平均投资规模较小,绝大多数企业是空壳企业,五分之一企业在华存续时间不足五年。2010年营业收入前1000位外商投资企业至今只有19家企业终止投资,其中仅有两家因亏损终止。唐文弘指出,终止投资的外商企业相当一部分转为内资经营。在前面提到的19家终止在华投资企业中,10家通过转股变更为内资企业继续经营。

探因:要素价格上升是主因

正如一些专家指出的那样,长期以来,中国凭借巨大的人口红利、日益完善的基础设施、积极配合的地方支持政策等吸引了大量外资。正是这种以市场换技术的思路,让中国迅速融入全球市场,成为制造第一大国,也得到了消化吸收再创新的机会。

“部分外资撤离是正常的经济活动,目前还不存在大规模撤退现象。”上海弘鲲商务咨询公司董事长叶继涛表示。商务部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也认为,外商在投资上有地域性和时间性,在不同的时间阶段企业会选择符合其要求的投资环境。

白明表示,与外商几年前或者是十几年前投资时所面对的情况不同,现在,随着中国劳动力、土地成本的上升,一些外商在中国投资所获得的利润有所下滑。

“特别是有些外商在华建厂只负责生产,而研发创新投入不足、产品升级换代慢、附加值不高,这在沿海地区成本不断攀升的背景下已不具备竞争力,因此需要搬迁到成本更低的国家和地区,如越南等东南亚国家。”叶继涛表示。

东莞台协执行常务副会长谢庆源表示,往东南亚转移的台商“该走的已经走了”,但部分厂商的研发基地还留在珠三角,继续驻守东莞的台商有的缩小规模,有的直接把工厂关掉。

除了成本上升外,近年来不少内资企业异军突起,后来居上,部分外资企业由于竞争力下降而被迫搬离,取代外企的将是更先进、更智能、质量更好的中国产品。

国家发改委此前对我国利用外资有过这样的评价——“我国利用外资正处于优势转换和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,随着要素成本上升,有一些制造业外资企业向外转移。对此,既要客观看待这一经济发展规律,也要积极应对,完善我们的制度环境,为外资企业创造更大发展空间。”

趋势:结构调整吸引优质外资

2017年,中国吸引外商直接投资1310亿美元,居世界第二。改革开放40年来,外资企业进出口接近全国进出口总额的一半,工业产值接近四分之一,贡献了全国五分之一的税收,而且中国大约十分之一的就业岗位,是由外资提供的。从数据上来看,中国在外资企业心中的魅力,外资对中国的重要性,都不言而喻。

伴随着一些个例外资的“逃离”,另一批外资企业却十分看好中国,在中国赚得盆满钵满。“去年我们在中国的销售已经实现翻番。”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会上,特斯拉汽车公司全球总裁乔·麦克尼尔谈到在中国市场三年来的快速增长,踌躇满志。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·库克也在这场论坛上透露,要在上海和苏州再建两个研发中心。

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特约研究员马尧认为,现在正如《中国制造2025》提出的,中国制造要向创新、智能、绿色和高端转型,找到自己的新优势。目前机器人、人工智能、虚拟现实等高端产业在中国发展迅速,这必将吸引外资在中国市场调整布局,撤离低端,转向高端,加快新旧动能替换。

西安高新区引进三星电子存储芯片项目就是这一转型的代表。三星(中国)半导体存储芯片二期项目在西安正式开工。投资规模达70亿美元。这是继第一期100亿美元投资之后,三星再一次重注压在中国。其一期项目总投资达100亿美元(折合人民币700亿元)。该项目成为三星海外投资历史上投资规模最大的项目,也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电子信息行业最大外商投资项目。

这与26年前进入中国的三星已完全不同。刚开始三星在中国的投资是组装业居多,且大都分布在东部沿海。而经过26年的发展,三星从低端组装业到高科技产业,从东部向西部推进,三星在中国的发展其实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一个缩影。

三星的战略升级或许也是对中国经济发展状况观察的结果。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传递出的一些新动向明确表明,中国正在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。这实际上也是在向外商传达出信号:中国需要的是高新技术与高附加值产业。